hei66小说网 > 历史小说 > 孽徒悔婚后,我抢了他心上人 > 疗亲吻疗伤

孽徒悔婚后,我抢了他心上人 疗亲吻疗伤

    收藏网址下次继续看:""。

    顾拥雪清了阖府闲人, 为女鬼念咒超度。

    乌黑的怨气在蒋府四下游荡,顾拥雪念了遍的咒引, 可咒无一不被怨气反弹出去,竟无法起效。

    顾拥雪蹙眉,又念了一遍,仍是无效,他叫来蒋氏夫妇, 问:“府上可有空房?”

    蒋进陵忙道:“有有有!不知仙长欲作何用?”

    顾拥雪道:“我欲与小徒叨扰一夜, 今晚寅时后,两位最好不要出房门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蒋进陵目折射出了无尽希望。

    他亲自将顾拥雪师徒带到了一间厢房内,又让下人换了桌椅屏风。

    宋沉轩道:“师尊度不了那女鬼吗?”

    顾拥雪沉吟道:“为师怀疑……”到底怀疑什么,他却没有说。

    日落山头, 蒋府的阴凉之气渐渐地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乌漆嘛黑的怨气凝聚成一缕缕的发丝, 顾拥雪房外的院落, 漆黑的头发很快铺满了整个地面。

    顾拥雪推开房门,走到台阶前。宋沉轩提着只招魂灯笼, 站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长发的心,伛偻着身躯的女鬼大半个身子都被盖在头发里。

    “杜鹃姑娘。”顾拥雪道,“你可是受人所制?”

    女鬼发出一声低鸣,四周的头发便如活物一般伸长游动。

    顾拥雪向前一步, 满地长发自动分开,为他空出一条道来。

    “师尊!”宋沉轩惊怒,这女鬼的怨气重到如此地步,顾拥雪没护体罡气, 怎能在这样极阴的时辰近她的身!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本性并非如此。”顾拥雪在女鬼身前步远处停下,道,“圣旨来时,你不愿让自己心爱之人为难,所以悬梁自尽,全他忠孝。你临死前,穿着一身大红嫁衣,你希冀自己是以他妻子的身份死的,你心甘情愿为他而死,对么?”

    “呜——”仿佛某种动物的哀鸣。

    地面长发如蛇,扭曲地卷上顾拥雪双腿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身穿红衣自尽会化为厉鬼,前生你跟着你的心上人,只是想多看他一眼,今生,你亦是为了痴而留在此地……”顾拥雪道,“但你

    你如今怨气太重,再跟着他,会害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快卷上顾拥雪腰部的长发骤然收紧,四面怨气更为浓重。

    宋沉轩放下招魂灯,踏入黑发之。

    顾拥雪扭头斥道:“回去!”

    宋沉轩双眸发亮,拳头握紧,不再近前,却也没有后退。

    顾拥雪与那女鬼发下惨白的眼仁对视,道:“我度你!”

    女鬼浑身发颤,头发骤然又长尺。

    顾拥雪闭目,再念咒引。

    女鬼衣裳与她的长发一并在空飞舞,她咆哮着,指爪锋利,几乎要向顾拥雪抓来。

    顾拥雪单按住她的额头,将真气灌入她上丹田。

    女鬼全身颤抖,惨白眼仁睁大。

    她原本混沌的脑子里忽然撒进一道阳光,将所有的迷雾劈开!

    “说什么天定姻缘?我才不信!”

    满山的杜鹃花丛,俊俏的情郎目光灼热地牵起了她的,道,“鹃儿,今生今世我只想与你成亲,绝不会再爱上旁人……”

    不久后,她的父母将她关在了家,他则被打得爬都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以为打我板子,我便放弃了吗?我,我要进京赴考!只要能求皇上一道圣旨,纵是你我父母也只能成全我们。”

    情热,缠绵。

    在他上京前,她偷跑出

    家,孤注一掷,与他翻云覆雨。

    她的情郎为她去考取功名,她则在自己的闺房里等啊等,等啊等……

    等到科考结束,张贴皇榜。最终,却等来了一张他与旁人的赐婚圣旨。

    他要疯了,她也要疯了!

    他满面胡茬,翻过她家的墙,说要与她私奔。

    她泪流满面道:“你我父母俱在,私奔,哪,哪里能私奔……”

    他滚烫的泪水亦落在他们相握的上:“那我去求郡王!”

    她闭目,道:“你等我,我们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约定之日,她为自己换衣,坐在镜前一遍又一遍地梳着自己长发。

    入京前那一夜,他曾吻着她的头发,将两人发丝

    丝交缠在一起,作为结发之意。

    桌旁放着剪刀,梁上悬着白布。

    她曾去寻过当日说他们没有夫妻缘分的高人。

    “他与郡王之女,是天定姻缘。”高人摇头叹息,道,“旁人于他,不过是孽,最多也不过是有缘无分……”

    她与他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最终却只是一场孽债,一场有缘无分。

    他若真为她求上郡王,惊动皇帝,幸运能得个举案齐眉,不幸却要满门抄斩!

    姻缘天定,他若真能和旁人相守一生,她又何必苦苦纠缠?

    踩上高凳,又想起高人那仿佛看透一切的目光。

    高人说:“你若想了断这场孽缘,不如出家。”

    她杜鹃参不透红尘,情根难尽。

    宁愿一死,也舍不得断了与心上人相结的长发……

    满地长发缩了回去,怨气渐渐地消散了。

    本章节内容由  手打更新

    一名容貌清丽的红衣女子向顾拥雪跪拜下去,道:“杜鹃多谢仙长不杀之恩。”

    顾拥雪道:“是你自己救了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魂灵若不归于地府,身上怨气便会越来越重,这女子成厉鬼已有不小的念头,但竟未被怨气所迷,身上并无人命。

    “也多谢仙长早上没有将我驱赶。”杜鹃惨笑道,“这么多年,我是真生了怨恨……”她甚至忘了自己的心甘情愿,只嫉妒他与旁人恩爱美满、幸福一生。

    那高人说她是她情郎的孽,一语的。

    顾拥雪却又道:“你是否吞过一只白底金纹的印刻?”

    “仙长如何知道?”杜鹃微讶道,“我成鬼后便跟在郎身后,有一日郡主娘娘的亲戚将一印刻赠给了他们,我头脑混沌,本能吞食……”

    顾拥雪道:“你被算计了。”

    聚魂印,本是鬼修用来练功的。

    普通鬼魂不知法门,聚世间怨气而不自知。长久下去,移性情,入魔道。要么惹下滔天大祸,要么不及惹祸就被除魔卫道者诛杀。

    宋沉轩道:“师尊,杜鹃姑娘吞印怕是很久以前了,然而她如何找到蒋府,却叫人费解。”

    顾拥雪道:“明日问问蒋府主人,便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一阵风吹来,杜鹃魂灵飘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顾拥雪蹙眉,掐了个诀替她稳定:“如今你不再是厉鬼,快去地府投胎转世吧。”

    杜鹃浑身一颤,忽然下跪磕头:“求仙长大发慈悲,让我再多看郎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他已投胎转世,前尘尽忘。”

    杜鹃饱含热泪道:“他会忘,我也会忘,可在喝孟婆汤之前,我还想再见见他。”

    鬼魂的眼泪甫落地便化为点点星尘。

    顾拥雪沉默片刻,道:“你只能留到五更,五更

    锣声一响,必须马上离开!”

    杜鹃忙擦了眼泪,道:“多谢仙长,多谢仙长!”又磕了几个响头,她便化作一缕青烟,往蒋进陵的房间飘去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师尊莫不是故意的?”宋沉轩忽道。

    本章节内容由  手打更新

    顾拥雪道:“为师只是了了她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“阴魂近身,怕要折寿。”

    顾拥雪诧异地看了自己的小徒弟一眼,道:“长华课业无此相关,你从何处得知?”

    宋沉轩含糊道:“出门历练的师兄说的,我听了一耳朵。”

    顾拥雪便道:“按理说,前世今生已是过往烟云,为师不该允她前去探望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尊这是心软?”

    “只是觉得不公。”顾拥雪淡淡道,“她本可以与心爱之人携一生,美满和乐。”

    可是一句上天注定就毁了一切,何其不公?

    蒋府主屋,一道黑影鬼鬼祟祟地从窗前略过。

    黑影似乎发现了什么,驻足在窗前。

    屋内蒋进陵与他妻子相拥而卧,双紧牵。

    床前一道淡白魂影痴痴地看着蒋进陵,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他的心上人与别人有姻缘线。

    五指相扣,细淡的姻缘线便隐在指间。

    淡白魂影伸出,想摸一摸自己的心上人。

    蒋进陵眉头微蹙,她的便吓得缩回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是鬼了,若靠他太近,反而会害了他。

    百年难捱的时光到了现下,忽然就像指尖的细沙,如何努力也抓不住。

    “当,当,当——”

    五更的铜锣敲响了,更夫在街上扯着嗓子大喊,声音穿透了大宅小院,直接惊醒了早不属于这尘世的人。

    “郎……”泪水滚落眼眶,淡白魂魄隔空亲了一下他的额头。“愿你永世平安,妻贤子孝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魂魄消失了。

    床上的蒋进陵握紧了妻子的,眼角却有热泪涌出……

    顾拥雪送走了杜鹃,灭了招魂灯,正欲回房。

    蒋进陵踏入院子,双眼红肿,一脸憔悴。“仙长,你可收服了那女鬼吗?”

    顾拥雪淡淡道:“已收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,她没害过人。”蒋进陵哑着嗓子,道,“仙长莫将她打得魂飞魄散。”

    本章节内容由  手打更新

    “修行之人,行事多留余地。”

    蒋进陵便向顾拥雪拜了一拜,什么也没说,就走了。

    顾拥雪并没有问蒋进陵任何问题,回到房,眼前天旋地转,扶住梁柱,勉强忍耐这一阵的战栗晕眩。

    昨日他动含光剑打散女鬼形体便牵动了暗伤,晚上,又受了那么多的阴气。

    他体内的阴阳平衡本来就不稳,若只受伤还能调息一阵,现在他怕连调息都不成了。

    强压下伤势,不欲惊动同屋的徒儿。

    顾拥雪慢慢走到床边,合衣睡在床榻外侧。

    约莫过了半刻钟,他双眉紧蹙,呼吸却渐渐平稳。

    床榻里侧的宋沉轩睁开眼睛,眸毫无睡意。

    “叫你逞能。”上身凌空,掌撑在顾拥雪脑侧。

    宋沉轩亲上他的嘴唇,渡去纯阳真气。

    顾拥雪体内的伤势不算太重,只是许多阴气却缠在他躯体里不愿离去。

    宋沉轩调和了他体内阴阳,又为他祛除那些阴气。

    说不清是有意无意,这个吻一直拖到了顾拥雪清醒。

    顾拥雪甫一睁眼,便见小徒弟与他鼻对鼻唇对唇……

    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一秒记住域名:""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$article_title?}》,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