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i66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武谪仙 > 五十九、一剑纵横,马儿二五

武谪仙 五十九、一剑纵横,马儿二五

    詹星游身为天武者,亦有天武系统,他这一次想要击杀这几头流云宗武圣,除了仇恨之外,亦是想积累武功值,尽快突破。

    在诸夏,纵然他身为黑武者,也是没办法肆意出手,但在天界就不同,天界根本没有地球那种执法力度。

    击杀一头武圣可以得到五十万武功值,武圣级的武功提升一层约需十万武功值。

    詹星游很有信心,击杀这五名流云宗的武圣,就能让自己的青龙殛仙法和银河剑法都提升至武圣级的巅峰。

    他能在短短时日,把青龙殛仙法突破至武圣级,也有上次击杀乾坤宗某位武圣的功劳。

    肖异数舒舒服服的享用过美食,便有随身的妾室,帮他擦洗身体,这位流云宗武圣颇有洁癖,嫌弃出门在外,风尘太大,每日都要清洁身子。

    流云宗横霸天界,故而很多流云宗弟子都养成了骄奢淫逸的习惯,肖异数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他并不习惯,亲自洗澡,从小就是随侍女子帮忙,长大后更换成了妾室,数十年如一日。

    肖异数正闭目养神,暗暗思忖,自己这些日子做事可有纰漏,忽然心头警兆,一道寒光飞来,他急忙催动了天外云镜功,掌心凝聚出一团银色镜光。

    但这一门曾替他解决无数大敌,横行天下的武功,却在这一次失灵。肖异数的天外云镜功凝聚的镜光,被一道杀意牵扯,但这一缕寒光却虚有其表,纵然被反弹了回去,也对偷袭之敌毫无损伤。

    肖异数心道不好,也顾不得自己正在清洁,身上没穿衣物,催动轻功,正要破空? 一缕青烟自他背后钻入? 透胸而出。

    肖异数整个躯体微微一挺,随即就丧失一切生机? 摔落地上。

    詹星游下手极狠? 剑光兜转,把肖异数的几个妾室一并杀了? 这才飘然远走。

    飞遁出百里之外,詹星游稍稍犹豫? 他银河剑法刚有突破? 暂时无法用武功值提升,连续砸了三十万武功值在青龙殛仙法上。

    这三十万武功值下去,青龙殛仙法连续突破,晋升五十七层? 若是只凭这门被他练成磁场武学的青龙会秘传? 詹星游亦可算得七级武圣。

    “再有数月,我就能把银河剑法再提升一级,一年内我就能成为十八级武圣,再遇到枯竹老儿,也未必怕他。”

    脑子里才转了这个念头? 詹星游就叹息一声,他刚才以武圣级战力? 评价枯竹老朽,但这个念头才起? 他就想到了,这位大敌如今已经是武神。

    “武圣级的枯竹老儿我不怕? 但武神级……”

    詹星游知道? 自己一日不破境? 始终无法望其项背。

    詹星游游击流云宗五位武圣的消息,传回流云宗,已经是三天后,已经有三位武圣被他刺杀,剩下两位迅速凑到了一处,抵御了詹星游的一次刺杀。

    流云宗上下,震怒到了无以复加,浮云老祖大怒之下,亲自面见骑云老祖,请了这位武神级老祖出马。

    骑云老祖身为武神,排场自然极大,甚至就连马千罡和原绥棱都带了在身边,凭了天武神变,遥遥感应到了詹星游的下落。

    还是亏得马千罡这个小小二五仔,通过智能手环通风报信,詹星游才屡次逃脱。

    只是智能手环在没有基站的情况下,传递消息有距离限制,詹星游被捕捉到了气息,一时间也无法摆脱骑云老祖的追击。

    马千罡跟随骑云老祖身边,很快就确定了地位,毕竟他上辈子记者出身,没少出门,如何把形成安排的舒舒服服,乃至专业擅长。

    骑云老祖并不爱出门,嫌弃出门麻烦,不如在流云宗舒服,若不然他也不会继续留在山上,早就像其余几位武神一样,出去另立门户了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马千罡却把形成安排的各种舒适,一应饮食,居住,甚至骑云老祖几次亲身出去追击詹星游,回来之后,小马儿连洗浴的热水都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也因此,他越来越得骑云老祖欢喜,甚至超过了原绥棱这个亲徒弟,平时都把小马儿放在身边使唤。

    他倒是真不知道,马千罡其实跟詹星游,才是真正的一伙人。

    骑云老祖第七次出手,仍旧没能斩杀詹星游,回来临时的驻地,却见马千罡早就原地垒砌一座高台,高台上烧了热水,下方用青石板做了沐浴之所,更安排了解暑的清凉饮品,以玄冰冻气弄出来各种形象的小冰块,等候他归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,小马儿绝不会问一句,老祖可杀了那贼徒没有,每次追杀詹星游归来,骑云老祖都只愿意见马千罡,绝不见其他人。

    骑云老祖站在青石板上,便有源源不绝,如雨缤纷的水滴洒落,这不过是地球上常见的土法淋浴,但天界却无这等设备,让这位老祖十分喜欢。

    温热的水滴,落在骑云老祖的肩膀上,这位老祖轻轻一抖长发,忽然说道:“你跟叶神蚕已经多久了?”

    马千罡也不知道老祖什么意思,低声说道:“有好些时候。”

    骑云老祖呵呵一笑,说道:“不要再用武者境的功力了,我会跟人谁,以无上功力,打通了你的经脉,让你功力大进。”

    马千罡心头喜忧参半,尽管他早就知道,骑云老祖知道自己的功底深浅了,但毕竟没有戳破,此时戳破,就代表这位老祖,要换一些新的玩法。

    只不过传递的消息,却是给叶神蚕。

    马千罡微微沉吟,就潜运功力,释放出武豪级的功力,他自然不会尽信这位流云宗老祖,故而仍旧放出的是玄冰冻气。

    骑云老祖此时,更相信小马儿是叶神蚕暗中培养的得力后裔,喝道:“玄冰冻气乃是法术,本宗配合玄冰冻气的剑术,你也可以学一学。”

    马千罡应了一声,刚要糊弄过去,骑云老祖张手一按,一道寒凛冰冽的剑气,打入了马千罡的顶门。

    马千罡只觉得一道剑意,跟自己的玄冰冻气相合,化为了一道剑意,游走体内经脉,暗叫道:“这老头怎么真的传我功力?”